核桃树下_

这个核桃脑子有点慢,追cp除了all颖all之外其他都是冰雕cp。这个核桃不喜欢和人撕逼,但也别当他好欺负!他嘴笨不会说话,希望大家多担待。

[素锦中心]《素锦·长公主》卷一·叁

  本文主【素锦x润玉】

  本卷主【素锦x夜华】

  本文原创背景+《庆余年》部分背景

  角色拉郎,圈地自萌,不升真人,不喜勿入,拒绝ky,自行退出,谢谢合作

————————————————

  夜华带着素锦回到帝都,马车上,夜华与素锦各坐一旁。都一言不发。

  夜华看着在那里玩手指的素锦,只见素锦纤纤玉手来回拨弄,夜华盯了好一会儿,随即身体坐直,闭上眼睛。

  素锦倒是没有注意到夜华的目光。

  过了素锦之地外邑,马车又随着走了一段路程。

  马车车轮与地上土石的摩擦颠簸,夜华自正襟危坐,岿然不动。倒是一旁的素锦时不时惊呼一两声。

  夜华一开始也整开眼睛看看,然而发现这皆是素锦的诡计,看到她一脸玩味的看自己,夜华又开始恶心。

  狼来了——

  可是每次他都信。

  最后总是以夜华一直闭目养神,素锦也自顾自玩弄流苏,二人互不相扰为结束。

  素锦此时正拨开车帘的一角,看着街道上的繁华。

  肩头突然一重,拨开车帘的手指收回。

  素锦转头,夜华竟然倒在她的肩上!

  而只要她稍微一动,夜华的上半身整个的也就会躺在她腿上。

  一路颠簸难眠,直至入了帝都的整齐的行道才放松下来。从昨晚的激情到今早的愤懑,夜华的精力终于泄劲,难以支持疲惫的神志,沉沉睡倒。

  只是以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对了,以前!

  她怎么忘了!以前夜华跟本不会与她同乘一辆马车!

  就他们俩相看两生厌的性子,怕是“平时”看一眼都觉得生恶。

  而只有在重大节日的事后,他这个“驸马”为了皇室的颜面才会与她同乘一车——他先下去,再挽她手。

  那时候,他们才像是一对携手夫妻。

  “回府。”素锦的投靠近车帘轻声。

  马车里面感受不到方向变化,马车外面却悄然调转车头。

  帝都街上的人们见到马车向这个方向驶来,纷纷退散到一边,匍匐下身跪着。

  “凡往长公主府邸之衢,唯长公主与朕可御乘,余者步。违者斩!”

  这是新帝初践祚,对着天下率先颁布的第三道的圣旨。

  是以人们皆知,现在马车上的人,不是当今世上身份最贵重的人,就是与其一样贵重的人。

  人们跪在地上,直至马车辘辘声渐远去,也不敢瞬时起身。直到声音彻底消失。

  一路平坦,马车的速度渐渐放慢。素锦知道,她到了。

  可夜华还在她腿上压着。

  夜华本身就是俊的。不然她前日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如果不是那个人,没有那些事,她和驸马也未尝不会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素锦的手不知何时伸到夜华面上,指尖就触在夜华面庞。

  就在此时,夜华的眼眸睁开。一把抓住素锦的手腕。

  他冷冷问道:“你要做什么?”

  白真早已在长公主府门外接应。见到马车缓缓驶来,立即伫立一旁俯身。

  “臣恭迎长公主回府。”

  马车明明在门口停着,马车上的人却没有下来。

  白真不敢大意,屏息以待。

  可是马车上依然没有动静。车夫同样在车前,也是上下两难。

  白真不知自己站了多久,鼻尖可以看到一滴汗珠。

  “哗——”

  马车的帘子传来动静,接着就是重重的脚步声。白真松了口气,夜华下车了。

  可是不等白真喘匀,他低头看到夜华的黑靴迅速从自己跟前经过。脚步声猛烈而迅速。

  白真尚不知发生了什么,眼前又是一片裙摆。

  虽然夜华与长公主不合,然而颜面却始终做的很足,即使长公主之事世人皆知,但与驸马之间的行事却让人无从可挑。

  “好大的脾气。”白真听素锦道。

  然后他觉得后颈处被人摩挲,间隔发丝。下颌也被轻轻挑起。

  素锦的拇指从白真的下颌顺着下唇挂摩。

  “长公主……”白真面上羞红。他自是明白他的身份,然而这却在府门外如此。“臣,恐有不妥……”

  素锦晃头轻抿,“真真在害羞什么呢?本宫许久不见真真,念及的狠呢。”

  白真慌乱地想低下头,但素锦捏着他的颌尖。

  素锦轻笑。松开自己的手,食指挂了挂白真的鼻梁。

  她靠近白真,一只手放在白真的胸口。整了整白真的衣襟。

  接下来素锦说了一句令白真想不到的话——

  “坐了许久,本宫的腿乏了。不如真真抱着本宫?”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