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树下_

这个核桃脑子有点慢,追cp除了all颖all之外其他都是冰雕cp。这个核桃不喜欢和人撕逼,但也别当他好欺负!他嘴笨不会说话,希望大家多担待。

《素玉帝纪·霓漫天》楔子

视频(某站av47803181)授权 

楔子

  蜀犬吠日,说的是,蜀地空气潮湿,天空多云。四周群山环绕,水汽不易散开,狗不常见太阳,看到太阳后就觉得奇怪,就要叫。

  一场夜雨过后,秋池溢满。

  雨虽停,房檐还淋着水,滴落到地上。积水愈厉害,坑洼大大小小铺在地上。

  蜀地的人都已经过惯了这种日子,也没空理会这些。

  这绵绵阴雨着实恼人,偏偏我又被父王和哥哥拘在家里,做什么都不好。

  听说哪里有了食铁镆,父王与哥哥说要捉一只献给汉王。

  汉王就是被君后贬到蜀地的废太子。

  蜀地又称汉地,当初昭烈皇帝就是在蜀地称帝,光复汉室,抗衡北魏和东吴。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君后之心,蜀王府上下皆知。前几天我就看到一个不老实的奴才鬼鬼祟祟的出了府,让人跟着,说是去了汉王府。

  我赶紧告诉父王和哥哥。

  谁知道父王不以为意。

  “霓氏满门拥护真主,绝无贰心。”父王义正言辞。

  哥哥也对我说:“天儿,你还太小,一切都还有父王和为兄呢。”

  “此事日后休提。”

  从父王和哥哥那里碰了一鼻子灰,我气不过,直接自己让人痛打了那个家伙,把他赶出蜀王府。

  蜀王府不需要吃里扒外的东西。

  谁知道爹爹大发雷霆,把我关在屋子里,不让我出去。

  我十分无聊,可是看守我的人都是父王的亲信,门被堵的严严实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呸呸呸,什么类比。

  我在屋子里郁郁闷闷,觉得自己身上都长出来蘑菇。

  还是哥哥给父王说情,让我能在院子里动一动。

  然后让朔风在门口守着。他俩去捉食铁镆。

  唉,我低头看着刚刚形成的坑洼,里面的积水现在平静的像一面镜子。

  “哎呦!”

  我在屋檐正下面,脖子一凉,赶紧地跳了起来。脚下一动,水面一阵涟漪。

  刚刚一滴水滴到我脖子里,我往后退了半步。

又落了一滴水到水坑里,又起一阵涟漪。

  “可恶,连你都给我作对!”

我气急之下,低头四顾,捡起一块石头就往房上扔去。

  约摸是我用力太过,直接把石头扔过屋顶。

  我看石头直接飞过院墙,我心里有了注意。

  我可以爬墙出去啊!

  我只是脑中一热,又沮丧下来。

  要是爬墙就能出去,自然也就能进来。那么这墙还有什么用,蜀王府早就不知道被刺客混进来多少次了。

  蜀王府的围墙自然也是有机关奥妙的,就算刺客能活着进来,也别想活着出去。不死也得没半条命。

  而且门口的朔风耳聪目明,只要动静不对一听就身先士卒。所以父王很放心把我交给他看管。

  雨又沥沥地下了起来。从小到大,愈发激烈。

我只得躲到一个房廊下面。

雨气迷漫,我看到了朔风隐约的身影,他还在门口伫立。

“朔风!进来吧!”我喊道。

  我没见朔风有没有动。

  “进来吧,朔风,要是你淋坏了,我可就跑出去玩了!”我又喊一遍。

  朔风这才过来,淋着大雨直穿过来。

  身上的水滴滴答答,不过一会地上就是一摊水渍。

  我不再管朔风,自己看着雨。

  直到一个奴婢说汉王来拜访。

  现在不管他安得什么心,也只有他能让我出去了!毕竟府中现在只有我一个当家的。

  “蜀王吩咐,小姐不能出去。”

  朔风道。

  “朔风!”

  我对着他耳朵吼。

  朔风只是皱了皱眉。

  “蜀王吩咐,小姐,你不能出去。”

  朔风那里都好。容貌英俊,器宇轩昂,气质冰冷,武功也不差。但就是性子上虽然耐心,可是有点固执。

  “朔风,本小姐今天就非要见见那个汉王!”

  看看这个汉王到底是何方神圣!

  朔风一直不善言辞,见我发火,他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最终朔风退了一步,“尽然如此,朔风跟着小姐。”

  我也无奈。

  婢女把我领到大厅,朔风紧跟在我身后。

  大厅门处正好一个人踏进来。

我见他一身白衣,手中拿着一把伞。

  他也被雨淋了不少,身上的衣服绉在一起。头发上都是雨珠,脸上滑着。看起来挺狼狈的。

  蜀中的雨,他可能到现在都没有习惯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他格外熟悉。

  “小生润玉,见过霓姑娘。”

  他温文一笑。

  我终于记得曾经在哪里见过他了!

  “是你!”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