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树下_

这个核桃脑子有点慢,追cp除了all颖all之外其他都是冰雕cp。这个核桃不喜欢和人撕逼,但也别当他好欺负!他嘴笨不会说话,希望大家多担待。

[战沁][战羡x元淳/林婉儿]《如见青山·外》

  之前打算写过[魏无羡x元淳]的

  后来……你们懂得[耸肩]


  以下,请看避雷声明!

  不然的话麻烦您拉黑屏蔽我!

  举不举报您随意

————————————

  1.本人是沁战角色cp粉,仅限角色衍生,圈地自萌,不升真人,不开现实向

(请大家不要在本文下面舞蒸煮,谢谢理解)

(不打真人tag,只打cp和角色tag)

 【真人非官不认】

  2.本人没看过某道原著,cql也仅限小破站视频剪辑,人物极度ooc[同时也是某道的略黑]

  3.本人不站bjyx,不站wx,不适合本文的角色及人物连名字都不会有!(敢引战的一律拉黑屏蔽举报)

  4.为了最大程度避免撕逼,wwx用“魏婴”代替,三字不会连用,出现时要么“魏婴”,要么“无羡”(女主角—“阿羡”)

  同时↓↓↓

  (不会打也不敢打更不想打wwx的tag)

  (敢作第三条妖的同样拉黑屏蔽举报)

  5.拒绝ky,敢瞎逼逼我一个素质三连点❌不送


————————————

  手头几个剧情向视频,估计三月份多才会更新,我先站一个tag

  喜欢的朋友们点击小红心就好😊就不用麻烦小蓝手了【一切随缘】

  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素锦中心]《素锦·长公主》卷一·陆

  本文主【素锦x润玉】

  本卷主【素锦x夜华】

  本文原创背景+《庆余年》部分背景

  角色拉郎,圈地自萌,不升真人,不喜勿入,拒绝ky,自行退出,谢谢合作

————————————————

  “我不打算问你的来历。本想只记得,和你的一夜春情。”

  司理理似憔悴坐在夜华对面。

  “奴家蒲柳之姿,公子前途无量。理理不敢高攀。”司理理说着,款款起身。

  “劳烦公子为理理着想,受此大恩。但理理贱身,公子恩惠,理理无以为报。他日定当衔草。”司理理说着,“理理必当遵从公子之命,此即离开京都,永不再归。”

  “是在下对不起姑娘。”

  司理理轻轻一笑,不送夜华走出房间,只在房间内吩咐艄公将画舫停靠在岸。

  一只脚踏足到地上,夜华才觉得此话有不对之处。

  “理理姑娘!”夜华忙抽回脚,跑回画舫。

  推开门,夜华不待多想,一把夺过司理理手中的发簪。

  “公子!”司理理惊夜华为何突然折回。

  “啪嗒!”

  发簪已被夜华扔到地上,摔成两半,激起碎屑。

  司理理的秀发散在两肩头,惊慌看着夜华。

  夜华神色复杂,眼中情绪不定。

  “理理姑娘,你这又是何苦……”说完,将司理理一把搂入怀中。

  “公,唔……”

  画舫早悄悄地又向湖中心驶去,过处留波。

 

  “泠泠七弦寂寞听,三更不敢问前因。忍将沧海屠龙志,付与江南冷月心。”(1)

  素锦唇齿轻动。

  而面上的琴师只是笑笑不语,手中继续拨弄琴弦,作泠泠声。

  “忍将沧海屠龙志,付与江南冷月心……沧海屠龙志,呵,冷公子好大的志向。”素锦抓过一把葡萄,轻掰一粒,送到冷月心嘴边。

   “啊。”素锦张口,冷月心跟着张口。

  在冷月心面前一晃,素锦突然放入自己嘴中,可也只是咬着一半。素锦右手抓着冷月心左肩,就着支点起身。全身力气放到上身。

  把冷月心压倒身下,与他两口相合。

  其他的葡萄在二人中间,被二人挤压成汁渍,浸透了二人的衣裳。

  湿湿凉凉,汁水顺着衣料边纹流淌。冷月心的嘴角也有素锦咬破的葡萄汁液。

  素锦伸出舌尖略过。

  琴声依旧在响。在帘幕隔壁,白真依旧在弹琴。

  仿佛隔壁的响动与他无干。

 
   那日醉仙居停业了整整一天。

   醉仙居的妈妈是痛并快乐着。

 
  “我……会带你走的。”

  “你,想不想跟我走。”

  “奴家有幸,更逢公子。”

  “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
(1)《倩女幽魂》冷月心人物判词

[素锦中心]《素锦·长公主》卷一·伍

  本文主【素锦x润玉】

  本卷主【素锦x夜华】

  本文原创背景+《庆余年》部分背景

  角色拉郎,圈地自萌,不升真人,不喜勿入,拒绝ky,自行退出,谢谢合作

————————————————

  夜华昨夜外出未归之事,被素锦觉得新鲜。

  听白真说完,素锦整开眼。

  “难怪今早那饭竟是冷的。”

  驸马与长公主不和是府邸上下皆知的事。通常,长公主仍然流连温帐之时,驸马的车骑便已停在宫外。

  每日都是长公主独自用早膳。午膳也皆被驸马以公务繁忙不归免去,唯有晚上一顿二人才会面。

  昨夜驸马外出,厨房的人也没有得到消息,便将饭依旧做着。长公主起来便看到了晾着的粥食,才派人去打探。

  “驸马去哪儿了?”素锦正在玩弄指甲问。

  白真张了张口,还是道:“醉仙居。”

  素锦的手停了。

  “还有吗?”

  “驸马昨夜是与醉仙居花魁,乌金梅花司理理共渡。”

 

  醉仙居清园池的画舫平稳地浮动在中央。艄公不时用桨轻轻打个水花,让画舫轻摇。

  画舫内的夜华的心也跟着晃。

  他背对着床纱坐在桌边,握着的拳在桌上。

  “公子昨晚睡得可好?”司理理把着水壶倒水夜华面前的杯子。

  夜华不语。

  司理理也不在意,轻笑一声,把落下的发丝撩到耳后。

  “昨晚……”夜华叹了口气,躲过司理理的目光,“我并非有意……请……”夜华尚不知司理理的名字,“姑娘见谅。”

  “呵。”司理理笑出来,“公子若是无心,又怎会来到醉仙居?”

  “而且,公子又为何要与奴家道歉?”

  “此事,本就是你情我愿。”

  夜华醉酒,但仍清楚记得虽是司理理主动撩拨他,但他却也热切回应。

  绮丽,眩晕,摇晃,颤抖……

  “到底是在下的错。”夜华苦笑。

  他就不应该出门的,或者吩咐明白。他昨日只说的是去酒楼,却没想到,竟是被误会了。

  醉仙居接待的人非富即贵,并非是那种寻常的秦楼楚馆,花枝招展。虽说也是笙歌燕舞,但有些别苑淡雅宁静,别是一番风月。

  他一时也不差觉。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司理理自从在醉仙居打出名声,至昨夜仍是处子之身。但是话语听得多了,也能知道七七八八。

  她心中冷笑。

  怕是这位深情的不知哪家公子,下一句便是说待些时日,赎她出去,接她到府上,只要她一人守着吧。

  夜华果真却道:“我会赎你出来。”

  瞧瞧。司理理心中已然不屑,面上依旧得体的笑。

  可下一句——“然后你远离京城,我会给你些财物,足够你下半生安稳,寻个良人,不用再做此等行当。”

  司理理的笑僵住。

  “你隐姓埋名,走的越远越好。”

  司理理强笑,见夜华说的不似作假,“公子这是在说笑吧。奴家难不成要大祸临头了吗?”

  “我是长公主驸马,夜华。”

  司理理蓦然紧瞳。

 

  醉仙居——

  “果真是京都第一啊。”便服的素锦道。

  白真站素锦身后,也换了打扮。

  素锦没有换装,依旧是女相打扮。若是其他地方女子在这烟花之地,必然惹人瞩目。

  “听闻,醉仙居双绝,乌金梅花司理理,一笑奈何冷月心。”素锦扭头看向白真,“乌金梅花自然是美,不然驸马也不会夜不归宿,想来如今仍美人在怀。可那一笑奈何又不知道比起真真来,你俩谁更胜一筹。”

  白真面色惨白。

  虽然白家造贬谪流离颓散,他被素锦凭着容貌保了下来沦为幕宾,但他从心底恨不得毁了自己这张脸。

  府中的羞辱便只道为白家忍受着罢了。而如今,素锦竟然将他与风月之贱相比!

  他却偏偏反驳不得。

  “公主喜欢就是。”白真道。

  只因如今他是长公主的面首,只得以长公主为尊。

 

  素锦扬笑,正欲前再走,迎面遇见出门的两人。

  都是好俊的男子,先头一个素锦还认识。后头跟一个,长得倒不必夜华和白真差。素锦觉得颇是灵动,忍不住多看两眼。

  那人也好奇看过了,眼里似是疑惑。

  先头那人顿时守住脚步。恭恭敬敬行礼。

  “怎么了?世子?”后头那人还前走。

  “臣李宏成见过长公主。”靖王世子虽是低声,但在场几人都能听清。

  “长公主?”那人还不知死活看过来。

  素锦觉得有趣,“你难不成就是范闲?”

  “正是,正是,”范闲立即行了个礼,“臣真是有幸,入长公主耳目。”

  李宏成只想捂住范闲的嘴。偷偷打量素锦神色。

  “嗯,不错。”素锦点头。“你是第一个见了本宫后不怕的。本宫记住你了。”

  说罢,便向醉仙居去。

  白真趋步跟上,经过范闲身边时冷哼一声。

  二人入醉仙居后,范闲不知所以挠了挠头,“世子,跟着长公主的那男的,是驸马?还有,他们怎么进去了?3p啊?啧啧,真会玩。”

  “哎呦我的范兄啊!”李宏成恨不得没带范闲出来。他可听不懂范闲说得三……三啥什么意思。

  “范兄,赶紧跟我回府,我这一路上仔细给你讲讲。你得仔细听!”

  拉着范闲的手就快步走。

  “哎哎哎,世子,世子,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啊!”

[素锦中心]《素锦·长公主》卷一·肆

  本文主【素锦x润玉】

  本卷主【素锦x夜华】

  本文原创背景+《庆余年》部分背景

  角色拉郎,圈地自萌,不升真人,不喜勿入,拒绝ky,自行退出,谢谢合作

————————————————

  当夜,素锦到桌处时,夜华等了她许久。

  桌面上碗筷未动,酒菜蔬果整整齐齐地列着。夜华坐在桌边。

  素锦看着在一边伫立的白真。轻轻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还是真真懂我口味。”素锦拿着筷子夹过一块,在鼻前嗅后道。

  正在倒酒的夜华的手一怔,但夹得东西没有掉落。

  白真袖中的手紧握。

  “长公主喜欢就好。”白真挤出一个笑。

  素锦自然是看出来了。“真真,过来。”素锦对着白真挥了挥手。

  白真转向夜华,夜华沉着头,手还悬停在半空。

  白真抿嘴,几步走到素锦身边。

  “真真,本宫这几日不在府邸,里外辛苦你的打理。这道菜本宫觉得不错,真真也喜欢吧?”素锦将手中的菜送到白真面前。

  白真表情僵住。

  素锦这是在羞辱他!

  “长公主……”白真艰难要开口,然而那双熟悉的眼睛的目光看着他。

  “长公主何必强人所难!”夜华突然沉声。

  素锦转过头看向夜华,“哦?”

  “驸马慎言,本宫可从来没有强迫过别人!”素锦冷笑。

  “可笑。”夜华嗤笑。

  素锦怒极反笑。“白真!服侍本宫沐浴!”语罢,起身径自离去。

  白真哭笑摇头,跟了上去。

 

  房间里只余夜华一人,盯着桌上的佳肴。

  说是合口味,一口都没动!夜华冷冷想。

  说是美酒,一点也不甜。夜华勉强自己喝了一盅。口中全是苦涩。

  夜华放下酒盅,同样离去。

  “备车,去醉仙居!”

 

  庭院是凉风飒飒,屋内是热气寥寥。

  浴桶之内,素锦柔荑撩水,流过凝脂般的肌肤。

  白真隔着一层帘幕,耳朵听着素锦那边流水声。

  手中抓着的是素锦要新更的衣服。白真咬着唇,手指将衣服攥出几道折痕。

  “哗啦”

  听见帘幕后的声音,又看到一道拨开的缝隙的玉手。白真把衣服伸过去。指尖触碰到素锦的手背。

  素锦浑不在意,反而也勾了勾手指。

  帘幕上映射这那边素锦的影子。

  忽然动作的影子停了。

  “真真,过来一下。”那边素锦道,同时又伸出一只手。

  白真闭上眼,接过那只手。

  忽然白真觉得一股力量拉他过去,重心不稳,向前倾倒。然后又是一转,被人一推,又向后倒去。

  “哗啦!”入水声激烈!

  白真挣扎出水,甩了甩头。

  素锦却早就不见了踪影。

 

  醉仙居池水中央的画舫上,紫衣女子好奇打量坐在水榭畔正在独酌的玄衣男子。目光好奇。

  “那是何人?”她问撑船的小厮。

  “不知道,听妈妈说,那人给了一大笔钱,却不要姑娘,只让把酒每种都上了。”

  “这人可真怪是吧?理理姑娘。”小厮又说。

  女子好奇的目光变成了好玩。

  “理理姑娘,刚刚靖王世子从西门进了,我们要靠岸吗?”

 

  “可是,我觉得那个人有意思。”

  司理理指着夜华道。

  “难道不是吗?”

[素锦中心]《素锦·长公主》卷一·叁

  本文主【素锦x润玉】

  本卷主【素锦x夜华】

  本文原创背景+《庆余年》部分背景

  角色拉郎,圈地自萌,不升真人,不喜勿入,拒绝ky,自行退出,谢谢合作

————————————————

  夜华带着素锦回到帝都,马车上,夜华与素锦各坐一旁。都一言不发。

  夜华看着在那里玩手指的素锦,只见素锦纤纤玉手来回拨弄,夜华盯了好一会儿,随即身体坐直,闭上眼睛。

  素锦倒是没有注意到夜华的目光。

  过了素锦之地外邑,马车又随着走了一段路程。

  马车车轮与地上土石的摩擦颠簸,夜华自正襟危坐,岿然不动。倒是一旁的素锦时不时惊呼一两声。

  夜华一开始也整开眼睛看看,然而发现这皆是素锦的诡计,看到她一脸玩味的看自己,夜华又开始恶心。

  狼来了——

  可是每次他都信。

  最后总是以夜华一直闭目养神,素锦也自顾自玩弄流苏,二人互不相扰为结束。

  素锦此时正拨开车帘的一角,看着街道上的繁华。

  肩头突然一重,拨开车帘的手指收回。

  素锦转头,夜华竟然倒在她的肩上!

  而只要她稍微一动,夜华的上半身整个的也就会躺在她腿上。

  一路颠簸难眠,直至入了帝都的整齐的行道才放松下来。从昨晚的激情到今早的愤懑,夜华的精力终于泄劲,难以支持疲惫的神志,沉沉睡倒。

  只是以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对了,以前!

  她怎么忘了!以前夜华跟本不会与她同乘一辆马车!

  就他们俩相看两生厌的性子,怕是“平时”看一眼都觉得生恶。

  而只有在重大节日的事后,他这个“驸马”为了皇室的颜面才会与她同乘一车——他先下去,再挽她手。

  那时候,他们才像是一对携手夫妻。

  “回府。”素锦的投靠近车帘轻声。

  马车里面感受不到方向变化,马车外面却悄然调转车头。

  帝都街上的人们见到马车向这个方向驶来,纷纷退散到一边,匍匐下身跪着。

  “凡往长公主府邸之衢,唯长公主与朕可御乘,余者步。违者斩!”

  这是新帝初践祚,对着天下率先颁布的第三道的圣旨。

  是以人们皆知,现在马车上的人,不是当今世上身份最贵重的人,就是与其一样贵重的人。

  人们跪在地上,直至马车辘辘声渐远去,也不敢瞬时起身。直到声音彻底消失。

  一路平坦,马车的速度渐渐放慢。素锦知道,她到了。

  可夜华还在她腿上压着。

  夜华本身就是俊的。不然她前日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如果不是那个人,没有那些事,她和驸马也未尝不会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素锦的手不知何时伸到夜华面上,指尖就触在夜华面庞。

  就在此时,夜华的眼眸睁开。一把抓住素锦的手腕。

  他冷冷问道:“你要做什么?”

  白真早已在长公主府门外接应。见到马车缓缓驶来,立即伫立一旁俯身。

  “臣恭迎长公主回府。”

  马车明明在门口停着,马车上的人却没有下来。

  白真不敢大意,屏息以待。

  可是马车上依然没有动静。车夫同样在车前,也是上下两难。

  白真不知自己站了多久,鼻尖可以看到一滴汗珠。

  “哗——”

  马车的帘子传来动静,接着就是重重的脚步声。白真松了口气,夜华下车了。

  可是不等白真喘匀,他低头看到夜华的黑靴迅速从自己跟前经过。脚步声猛烈而迅速。

  白真尚不知发生了什么,眼前又是一片裙摆。

  虽然夜华与长公主不合,然而颜面却始终做的很足,即使长公主之事世人皆知,但与驸马之间的行事却让人无从可挑。

  “好大的脾气。”白真听素锦道。

  然后他觉得后颈处被人摩挲,间隔发丝。下颌也被轻轻挑起。

  素锦的拇指从白真的下颌顺着下唇挂摩。

  “长公主……”白真面上羞红。他自是明白他的身份,然而这却在府门外如此。“臣,恐有不妥……”

  素锦晃头轻抿,“真真在害羞什么呢?本宫许久不见真真,念及的狠呢。”

  白真慌乱地想低下头,但素锦捏着他的颌尖。

  素锦轻笑。松开自己的手,食指挂了挂白真的鼻梁。

  她靠近白真,一只手放在白真的胸口。整了整白真的衣襟。

  接下来素锦说了一句令白真想不到的话——

  “坐了许久,本宫的腿乏了。不如真真抱着本宫?”

[素锦中心]《素锦·长公主》卷一·贰

  本文主【素锦x润玉】

  本卷主【素锦x夜华】

  本文原创背景+《庆余年》部分背景

  角色拉郎,圈地自萌,不升真人,不喜勿入,拒绝ky,自行退出,谢谢合作

————————————————

  旦日,天已晓。

  床围的帘帐轻轻摇动,伸出一只素手。

  紧接着就被另一只帐里伸出的手握住,将前一只手拽会被窝。

然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男人重重的喘息声和女子的娇吟。

  “好了,不和你玩了。”女声突然道。

  然后,那只素手又伸了出来,将帘子拨到一边,露出床上一角。

  素锦坐着低头系固身上的亵衣。

  夜华袒露上身,坐在素锦身边。

  素锦的双肩毫无遮掩,那件流纱织衣早在昨晚酣战中挡着他被他抛丢一边。

  “素……”夜华张开口,一边把下颌挪向素锦的肩,双手又不老实地摩挲素锦的肌肤。

  “猫儿一大早就饿了吗?”素锦感觉肩头的重量,面上轻笑,心底嗤笑。

  怕要不是自己的这双眼,夜华又怎会做出他向来所厌恶之事。

  昨天白日,他那副恨不得撕碎自己的脸色,想想就可笑。

  呵,不过,反正自己都这样,同样没资格瞧不起他。

  恶毒的女人和作呕的男人,真是天生一对儿啊!

  素锦的话冷冷,夜华的神明也渐渐清醒。

  看到自己竟然搂着素锦的腰肢,下颌停在素锦肩上,头面也竟靠与素锦侧颈,甚则亲吻到素锦的唇角。

  亲昵无比!

  夜华面色骤然青白。想要把手抽回来。

  结果素锦的手正好从前胸落下,把住夜华的手背。顺势转头,与夜华对面。

  夜华一怔,素锦趁机扑倒夜华。

  “素锦,你敢!”夜华恶狠狠道,面色青红不定。

  这个女人!他真想手刃了她!千刀万剐!

   可是被这样一双眼睛看着,夜华发现,狠不下心。

  夜华只能闭上眼睛,不去看那双眼。

  素锦也不急,静静地用手指在夜华胸口出画圈圈。

  夜华胸口酥酥的。夜华咬着嘴唇,强迫自己压下心中浮起的欲火。

  突然,素锦的的指尖停下。

  “呵。你可真是无趣。”素锦嘲笑。看着夜华视死如归的表情,勾了勾唇角。

  夜华的心底的空荡不及填补,素锦已然附到夜华耳边。

  “驸马,你觉得,昨日那人,你猜,哪个地方像他?”

  夜华促然睁开眼。

  “不知廉耻!”

  是我太天真了吗?还是我没有长大?

  我总觉得大家都是好朋友,所以就算有什么不开心也是会笑出来的。

  可是……原来笑出来都是那么勉强吗?

  我和你们是好朋友……你们也是彼此的好朋友……可是……为什么你们都说我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呢?ta呢?

  你们对我都说ta的不好,说只有和我说才好。

  可是,为什呢……

  大家不都是好朋友吗?

  是不是,我会听你对其他人说,你说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我最好的朋友”,又是谁呢?

《素玉帝纪·素锦》第一章

《素玉帝纪·霓漫天》第一章

视频(某站av47803181)授权

第一章(壹)

  再见到汉王的时候,他的身旁跟着一位蓝衫女子。

  听闻汉王为太子时,唯迎娶朝氏独女。之后便连通房都未曾置过。

  我见汉王一个男人,小心翼翼地扶着汉王妃的下了马车。

  汉王妃气色看起来不算很好,但还是勉强对众人笑笑。

  汉王与汉王妃皆是北方人士,不服蜀地的水土。汉王作为男子还好,但是汉王妃却接连生了几场大病。就连去诊治的几个大夫还是父王请的蜀地名医。

  “二位伉俪情深,小女好生羡慕。”我走上去,来回巡梭在二人之间。

  “不知何时小女才能觅得如汉王一般的良婿。”

  “天儿不可胡闹,还不快拜见汉王。”哥哥也跟了过来,朝我呵斥。

  “舍妹顽劣,望汉王和王妃海涵。”

  “无妨。”汉王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王妃的身上,自然是不会同我计较。

  哥哥也刚想带我离开的时候,想不到汉王妃望我这看来。

  “这位就是霓姑娘吧?看着好眼熟。”

  我脚步一顿。

  王妃不会把我认出来了吧?我还记得我为了去京城找人,混入进京朝贡的队伍,结果人没找到,却差点和一对夫妇发生口角。不过幸好没惹什么大祸,没被报给哥哥和父王。

  而那对夫妇就是眼前的汉王夫妻。

  在上次汉王来府里的时候,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这事儿绝对不能让哥哥和父王知道!

  “呵呵,王妃说笑了,王妃初来蜀地,尚未熟悉风土人情,小女子这几日一直在府中,今日之前未曾出过门。王妃一定是认错人类。哈哈。”我干巴巴挤出一个笑。

  殊不知我这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瞥见哥哥怀疑的神色,我又连忙道:“王妃丽质佳人,小女子若是见一面定然不敢忘记。”

  我见王妃翩然点头。汉王眼中却是促狭。

  不过没事,既然王妃说不记得,那么汉王也就不记得了。

  汉王来蜀中余月,但是王妃生了几场病,汉王一颗心思都在王妃身上,无心他事。这接风洗尘后什么游娱乐事汉王一概推辞。

  直到这几日王妃气色转好,汉王才渐渐处理政务。

  “先帝这一脉啊,都是情种!”

  一次父王突然说起。

  这次的狩猎,也是父王听说王妃好歇,静养日后便无大碍,所以才请汉王来。

  父王当然有意交好汉王。

  毕竟,那是先帝一脉。

  “王妃身体抱恙,不宜参与狩猎,就请王妃在外等待,我等狩猎些新鲜的山珍野味来,供王妃品尝。”哥哥道。

  “王妃觉得如何?”汉王转头看向王妃。

  王妃笑道:“自然极好。”

  汉王也跟着笑了,手轻轻略过王妃的鬓丝。

  “等我回来。”

  我见没人注意我,偷偷挪动脚步,寻找放置猎器的地方。

  “天儿,我们进去狩猎的时候,你就留下来陪王妃。”哥哥这时候发话。

  我刚刚得意之时,又听见兄长来了一句:

  “朔风,你留下来,保护王妃和县主的安危。”

  没意思!

  王妃似乎知道我的不自在,过来握着我的手。

  “霓姑娘,我们去那边说说话吧。”

《素玉帝纪·霓漫天》楔子

视频(某站av47803181)授权 

楔子

  蜀犬吠日,说的是,蜀地空气潮湿,天空多云。四周群山环绕,水汽不易散开,狗不常见太阳,看到太阳后就觉得奇怪,就要叫。

  一场夜雨过后,秋池溢满。

  雨虽停,房檐还淋着水,滴落到地上。积水愈厉害,坑洼大大小小铺在地上。

  蜀地的人都已经过惯了这种日子,也没空理会这些。

  这绵绵阴雨着实恼人,偏偏我又被父王和哥哥拘在家里,做什么都不好。

  听说哪里有了食铁镆,父王与哥哥说要捉一只献给汉王。

  汉王就是被君后贬到蜀地的废太子。

  蜀地又称汉地,当初昭烈皇帝就是在蜀地称帝,光复汉室,抗衡北魏和东吴。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君后之心,蜀王府上下皆知。前几天我就看到一个不老实的奴才鬼鬼祟祟的出了府,让人跟着,说是去了汉王府。

  我赶紧告诉父王和哥哥。

  谁知道父王不以为意。

  “霓氏满门拥护真主,绝无贰心。”父王义正言辞。

  哥哥也对我说:“天儿,你还太小,一切都还有父王和为兄呢。”

  “此事日后休提。”

  从父王和哥哥那里碰了一鼻子灰,我气不过,直接自己让人痛打了那个家伙,把他赶出蜀王府。

  蜀王府不需要吃里扒外的东西。

  谁知道爹爹大发雷霆,把我关在屋子里,不让我出去。

  我十分无聊,可是看守我的人都是父王的亲信,门被堵的严严实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呸呸呸,什么类比。

  我在屋子里郁郁闷闷,觉得自己身上都长出来蘑菇。

  还是哥哥给父王说情,让我能在院子里动一动。

  然后让朔风在门口守着。他俩去捉食铁镆。

  唉,我低头看着刚刚形成的坑洼,里面的积水现在平静的像一面镜子。

  “哎呦!”

  我在屋檐正下面,脖子一凉,赶紧地跳了起来。脚下一动,水面一阵涟漪。

  刚刚一滴水滴到我脖子里,我往后退了半步。

又落了一滴水到水坑里,又起一阵涟漪。

  “可恶,连你都给我作对!”

我气急之下,低头四顾,捡起一块石头就往房上扔去。

  约摸是我用力太过,直接把石头扔过屋顶。

  我看石头直接飞过院墙,我心里有了注意。

  我可以爬墙出去啊!

  我只是脑中一热,又沮丧下来。

  要是爬墙就能出去,自然也就能进来。那么这墙还有什么用,蜀王府早就不知道被刺客混进来多少次了。

  蜀王府的围墙自然也是有机关奥妙的,就算刺客能活着进来,也别想活着出去。不死也得没半条命。

  而且门口的朔风耳聪目明,只要动静不对一听就身先士卒。所以父王很放心把我交给他看管。

  雨又沥沥地下了起来。从小到大,愈发激烈。

我只得躲到一个房廊下面。

雨气迷漫,我看到了朔风隐约的身影,他还在门口伫立。

“朔风!进来吧!”我喊道。

  我没见朔风有没有动。

  “进来吧,朔风,要是你淋坏了,我可就跑出去玩了!”我又喊一遍。

  朔风这才过来,淋着大雨直穿过来。

  身上的水滴滴答答,不过一会地上就是一摊水渍。

  我不再管朔风,自己看着雨。

  直到一个奴婢说汉王来拜访。

  现在不管他安得什么心,也只有他能让我出去了!毕竟府中现在只有我一个当家的。

  “蜀王吩咐,小姐不能出去。”

  朔风道。

  “朔风!”

  我对着他耳朵吼。

  朔风只是皱了皱眉。

  “蜀王吩咐,小姐,你不能出去。”

  朔风那里都好。容貌英俊,器宇轩昂,气质冰冷,武功也不差。但就是性子上虽然耐心,可是有点固执。

  “朔风,本小姐今天就非要见见那个汉王!”

  看看这个汉王到底是何方神圣!

  朔风一直不善言辞,见我发火,他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最终朔风退了一步,“尽然如此,朔风跟着小姐。”

  我也无奈。

  婢女把我领到大厅,朔风紧跟在我身后。

  大厅门处正好一个人踏进来。

我见他一身白衣,手中拿着一把伞。

  他也被雨淋了不少,身上的衣服绉在一起。头发上都是雨珠,脸上滑着。看起来挺狼狈的。

  蜀中的雨,他可能到现在都没有习惯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他格外熟悉。

  “小生润玉,见过霓姑娘。”

  他温文一笑。

  我终于记得曾经在哪里见过他了!

  “是你!”

《[穗禾同人]穿越穗·重生玉·剧透凤 大型精分现场》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在魔界的街道上,走来的两人引得众魔频频望顾。

  “这位小妖娘长得真是太好看了!”

  “身边那位公子!啊啊啊啊啊,刚刚他对我笑了!”

  “真是一对璧人啊!”

  “妙啊。”

  ……

  二人走后,众魔盯了一会儿,才纷纷回过神来。

  这一对公子妖娘,正是乔装后的穗禾与润玉二人。

  穗禾让润玉穿上“品如”的衣服后,自己也换了一身装束——女扮男装。

  男装的穗禾扎起长发,意气风发,英姿俊朗,风流倜傥。

  女装的润玉秀发飘柔,仪态万千,风姿绰约,娇柔妩媚。

  “大殿,这样以来,就算表哥在,又能认出我们来了吗?”穗禾问。

  润玉:……别说他了,就连我都认不出我了

  “这样以来,倘若我们惹……被牵连到什么事情,他人也不知道这就是我俩。”

  润玉:……莫名的有道理

  润玉现在一边走,一边想着,当初没把穗禾一块叫上,委实屈才了。

  魔界风光与天界不同,二人见得霓虹满天,妖艳瑰丽,是与天界繁星如花,法正庄严毫无相同的,然而繁华之市,倒与天界别无二样。

  润玉和穗禾刚刚一踏入,引得各路魔头妖娘纷纷回眸。

  “听闻魔界民风剽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穗禾的一键换装带着扇子,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刚刚还哥俩好的魔界男子这会就打起来了。隐约听着“是我的!”“你胡说!”

  不远处站着一个男魔冷眼旁观,漠无表情。

  啧啧,看看人家魔界,抢媳妇直接动手,能动手就不废话!

  魔界,穗禾倒也是来过,不过那是与旭凤叛逃,天魔大战又一触即发,魔市家家闭户,就算出来,也不及平日的十分之一喧杂。

  这次来魔界,抓完穷奇,她一定要好好逛逛!

  穗禾独自打量,润玉目不斜视,二人相并而行。穗禾怀中的沙雕也是左瞅瞅,右瞅瞅,也被魔界风情吸引。

  突然出现一魔在穗禾面前,拦住她。

  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不知这位小哥何故挡在在下面前呢?”穗禾笑道。

  穗禾记得,就是刚刚围观两个男魔打架的那个魔。

  润玉暗自提高警惕,眼前这魔的修为不低,至少比破军那个级别高很多。这么一个修为的魔,为何会拦住他们。

  莫非走漏了消息,可他们都……嗯……

  “穗禾,此魔不可小觑。”

  怀中的沙雕也对着那魔隔空点啄。

  “和我比一番。”那魔正色道。

  “呵呵,这位小哥说笑了,你我二人素不相识,为何拦住在下就要比一番?”穗禾也暗中凝聚自己灵力,生怕这魔突然出手。

  “不打不相识。”那魔认真道。

  “……”穗禾盯着那魔,一脸玩味。

  这人真有意思哈!

  “……”那么被穗禾盯着,原本白皙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好吧,我看上你了。打过我,我跟你走,打不过我,你跟我走。”

  穗禾:!!!

  润玉:!!!靠!!!

  沙雕:!!!嘎???

  穗禾:我去,她这是碰上活断袖了!

  《天道祖师》也没这么写过啊!

  穗禾干笑:“呵呵,小哥说笑了,在下已有妻室,这位是拙荆。”

  说着,一把扯过润玉的胳膊。

  密音入耳“大殿,救人水火,屈尊一下。”

  “在下穗世贤,这是在下妻子润品如。”

  穗禾脸上就差写着“我是直男”!

  那魔只是淡淡地看了润玉一眼。

  “恕我直言,她太骚了,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压不住的。”

  润玉:???

  穗禾:……确定过眼神,连女装润玉也掰不回来的那种

  “兄长,你怎么在……兄长,你又调戏男人!”

  一女子忽然出现在三人身边,对着男子由惊喜变惊愕。

  润玉&穗禾:鎏英!

————————————

原创人物get